韶山资讯

韶山 来人

2018-03-28 19:22栏目:松钢
TAG: 韶山 来人

韶山 来人

暖(油画)孙立新作

“来客人了?韶山来的?”听到秘书叶子龙的话,正在批阅文件的毛泽东停下来,惊喜如阳光洒在脸上:“他们是什么时间来的?都是谁来了?”

自1927年就不停没有回过韶山的毛泽东,怎么也不会想到,离家22年,在新中国即将建立的时候,他日夜缅怀的故乡竟然有亲人来北京探望他。

“客人是昨天到北京的,据先容,一个是您的堂弟毛泽连,一个是您的表弟,姓李。”叶子龙说。

“呵,是九弟润发来了!”毛泽东粉饰不住高兴,“太好了!”

由于正在筹办政治协商集会,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当天没偶然间和毛泽连晤面,就定于第二天上午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晤面。

在韶山,毛氏算是个各人族。在堂兄弟中,毛泽连和毛泽东的关系更加特别,由于毛泽连的胞姐就是毛泽东的妹妹毛泽建。

1949年8月15日,韶山解放,人民解放军来了,老百姓欢乐鼓舞。第四野战军一三八师师长任昌辉派人去韶山探询毛泽东支属的着落,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毛泽连。于是,毛泽连和姑表弟李祝华就成了第一批去北京的韶山人。

一晤面,毛泽连冲动地握着毛泽东的手,话未出口泪先流:“主席三哥……”

毛泽东冲动地说:“你是泽连润发九弟吧?”

“我是润发呀!”毛泽连声音颤动着,“我这次和表弟一同来京,是代表故乡人民来探望您的。”

“好!好!”毛泽东冲动地说,又关切地问李祝华,“你父亲叫李星明吧,还在不在?”“家父已经去世多年了。”李祝华也冲动不已。“那姑妈呢?”“还在。”坐下后,毛泽东感叹地说:“几十年不见了,都有些认不出了。我很缅怀你们,也很缅怀故乡。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

当得知毛泽连患眼疾险些失明却没钱医治时,毛泽东派儿子毛岸英和秘书田家英将毛泽连送到协和医院,治好了眼疾。

在北京住了两个月后,毛泽连和李祝华以为贫苦三哥这么久了,内心有些过意不去,就自动要求回家。临行前,毛泽东特殊嘱咐毛泽连说:“九弟,你有困难,归去以后,不要去贫苦当局,你的困难我知道,我以后如能接济点就接济一点。你是我的亲戚,凡事要在乡亲眼前带个好头,不能大事小事都去找当局。”

毛泽连身材欠好,母亲也疾病缠身,家庭生存负担确实重。这位纯朴的农夫始终牢记毛泽东的话,安心种着几亩水田,委曲维持生存,在乡亲眼前带了个好头。1950年9月,毛泽东的塾师毛宇居等人到北京,谈及乡亲们的生存时,特殊提到了他的困难,哀求是否可以让地方当局给予得当照顾。毛泽东说:“泽连的困难我晓得,如今也不是泽连一人有困难,我要办理天下人民的困难,假如我只办理他一人的困难,那我这个主席就欠好当了。固然,泽连的困难我本身会努力接济的。”

对韶山来人,毛泽东要求极为严酷,但他绝不是那种坐视亲朋困难而掉臂、没有情面味的人。毛泽连是他韶山亲朋中最贫苦也最为挂念的一位,也是来京次数最多的一个,共11次,但毛泽东从未运用手中的权利为其办理任何个人题目,只是一连10年用本身的稿费接济他。到了暮年,抱病躺在床上的毛泽东把李敏、李讷姐妹俩叫到身边,苦口婆心地说:“我快不可了,有件事变只好请你们去做,故乡另有两个叔叔,连饭都吃不饱,你们要常常归去看看。”

这两个叔叔,一个就是毛泽连,另一个叫毛泽荣。

毛泽荣小名宋五,比毛泽东小4岁。这个性格耿直血气方刚的堂弟,在三哥毛泽东的教诲和影响下,到场农夫协会宁静粜运动。大革命失败后,毛泽荣被国民党反动派追捕,被迫改名流离他乡,直到1937年天下抗战发作后才回韶山。新中国建立后,韶山乡亲们到北京去了一拨又一拨,却偏偏没有他毛泽荣的份儿。只管毛泽东也给他寄来了钱物,但他心田照旧犯了嘀咕。直到1953年11月,他终于进京见到了三哥。

毛泽荣敢说实话,多次向毛泽东反映乡下现实环境和急需办理的题目。1960年9月,一晤面,毛泽荣就像竹筒倒豆子似的,把社队干部虚报产量、不科学种田、盲目下令密植造成减产、谁提意见就给谁扣“反党反红旗”的大帽子,还将大队割“资源主义尾巴”、社员养家禽全部充公等环境,逐一报告给毛泽东。末了,他跟毛泽东说:“你住在北都城里,天高天子远,不知道。如今乱了套,会饿死人哩!”毛泽荣这次进京“告状”,引起毛泽东和中心高层的高度器重。一个月后,中心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题目的告急指示信》,果断改正错误,答应社员谋划自留地和小规模家庭副业。

毛泽建是1929年8月20日捐躯的。生前,她和丈夫陈芬将捐躯的胞姐陈淑元、梁泽南夫妇遗孤陈国生收作养女。陈国生也因此喊毛泽东为娘舅。毛泽东没有忘记这个外甥女。1951年5月,应毛泽东约请,陈国生进京见到了她的三舅。发言中,毛泽东回想起本身的童年和少年期间。当毛泽东讲到母亲给他取名“石三伢子”的故事时,陈国生提起了为毛泽建修墓的事变,说:“泽建妈妈的墓埋在衡山金紫峰麓,墓上只有一块石碑。三舅,是否可以跟当局讲一下,请他们拨一笔款,把墓修一下。”

毛泽东沉思了一会儿,说:“天下义士许多许多,有千百万人。如今百废待兴,万事开头难啊。当局搞建立必要大量资金,哪有钱去修墓啊!对捐躯的义士,我们怀念他们,吊唁他们,等国家经济形势好转以后,我们要为他们修墓立碑,刻石铭功,让后人都记取他们。可如今不可,国家还困难啊!我父母的墓也是一个草坟,有很多多少人发起重修,我不让哩!”

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每次韶山来人,毛泽东都格外高兴。但韶山来人,毛泽东并非有求必应,而是常常劈面拒绝或复书婉拒。对于毛氏家属的堂兄弟云云,对外婆家的表兄弟,也是云云。

长毛泽东12岁的表兄文涧泉,夺目醒目,曾到场过毛泽东在故乡开展的农夫活动,打土豪斗劣绅,1927年还曾陪伴毛泽东观察湘乡的农夫活动。新中国建立后,他曾先后7次进京与毛泽东相会。

文涧泉一生务农,少少脱离乡里,现在有了表弟主席,去了都城,大开眼界。但他并不知道他在北京的开支,都是表弟毛泽东从本身的稿费中付出的,并非公家报销。因此,他又有了新想法:到上海等大都会去转一转瞧一瞧。他向毛泽东提出这个要求,并请表弟帮助将一位亲戚安排到北京读书。毛泽东一口谢绝:“来京及去上海等地游览事,本年有所未便,请不要来。赵某修业事,我未便先容,应另想法。”另有一次,文涧泉在菊香书屋看到韶山来的乡亲穿上了毛泽东给他们做的新衣服,个个大喜过望,心也动了,就说:“表弟,你给韶山的老乡每人做了一件,就把我这唐家圫的表兄忘了,也给我缝制一件长袍吧?”毛泽东摇了摇头说:“如今均匀每人只有一丈多布票,哪有这么多布来缝什么长袍啊!”文涧泉一听有些不高兴。毛泽东知道表兄内心不惬意,就让工作职员把本身的旧长袍送给了他。

来北京次数多了,坐过汽车、火车的文涧泉又向毛泽东提出要坐一下飞机,开开洋荤。毛泽东耐烦地劝道:“坐飞机太贵了,照旧坐火车的好。”文涧泉不让步,说:“你堂堂一个国家主席,我就不信赖买不起一张飞机票?”毛泽东绝不客气地说:“不是我买不腾飞机票,如今国家正在搞建立,缺钱花,各人都要节省,我是主席,更应带好头啊!”

要新长袍,主席没做;要坐飞机,主席没让。这并不是毛泽东对他的这个表兄故意见。恰好相反,这正是毛泽东处置惩罚亲朋关系的原则——亲亲,但不为亲徇私;念亲,但不为亲谋利;济亲,但不以公谋私。亲者严,疏者宽。对有恩于本身的表兄文运昌,毛泽东亦是云云。

文运昌一共6次进京,每次都受到毛泽东的热情欢迎。1954年秋,文运昌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后,仍舍不得脱离。这时,毛泽连、邹普勋几位乡亲在北京小住一段时间后预备回家,毛泽东便叫他们偕行。文运昌一听有些不高兴,说:“主席,我还没有计划走呀!”毛泽东听了,气愤地说:“你走不走由你,我不管你了!”文运昌没怎样,只好打道回府。

韶山来人,毛泽东这么下“逐客令”的环境,真是少有。厥后,他曾有些惆怅地说:“我的亲戚,已往为了我受了苦。如今有缺点,应该品评。我管也欠好,不管也欠好,管了,他们故意见,但不管也不可,我还得要管。”

毛泽东外祖家一共有8个表兄弟,他都非常关心,百忙中抽闲给他们写了许多信,并多次接他们到中南海做客,寄钱赠物,蜜意无穷。但当他们提出找工作、入党、上学等额外要求时,毛泽东从未允许。

韶山来人,左爱右亲,有公有私,上分下明。毛泽东是个对峙原则不徇私情的人,也是一个讲情面味的人!诚如他在与堂侄毛远翔发言时所说:“你们要好勤学习,积极工作。人活着上要多做点有益的事变,有益于社会和人民,要懂得,每个人每天都在写着本身的汗青,这汗青的优劣,全在于本身而不在于他人。”

标题书法:张 继

韶山 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