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山资讯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2018-04-13 03:46栏目:李可染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杏花。春雨。江南。

六个方块字,

大概那片土就在那内里。

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

中国也好,变来变去,

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

漂亮的中文不老,

那形象,那磁石一样平常的

向心力当一定长在。”

——余光中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杏花春雨江南”,出自元代江西抚州人虞集所作《风入松》:“……重重帘幕寒犹在,凭谁寄金字泥缄。为报老师归也,杏花春雨江南。”绝妙好词,天然风韵。

此中杏花、春雨、江南六字,有所在,偶然节,有风景,融合写实与写意,到达了诗中有画、景中有情的妙境。春雨是杏花绚丽的前奏,无雨不杏花,大概会完全丢失它应有的神韵,李可染必懂其韵味,才会对此情有独钟,频频写此意。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1954年以后,李可染老师曾多次下江南写生,探索“光”与“墨”的变革,今后形成本身独特风格,为水墨格局开创了新的变革。

我们所常见的李可染,大多以范宽式的饱满构图,浓厚的玄色形成根本色调,用沉涩的笔调一寸寸地描画,深入到画面的每一个角落。但此画,李可染老师却一反常用的浑厚墨色,以淡墨写之,略施粉黛。

二月的江南,雾气迷蒙,恰是这种水晕墨彰的墨法才气表其意,墨气烟氲,迷离渺渺,以墨为形,以水为气。在实景中创化出一片玄妙的虚实。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春雨迷漫,杏花凝香,沿着湿漉漉的小径,走向炊烟鼓起的地方,忘记时空与尘嚣。这般云云,不知是造化神奇照旧画家意匠?

李可染特殊钟情于江南山川,曾言“吾爱江南,江南之美时萦梦寐……惓惓情深,不能自制”,他笔下的江南山川差别于明清文人画盛行的干笔淡墨法,而是用湿笔层层积染,水晕墨章,体现江南一派烟雨弥漫、湿润深秀的情形。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杏花春雨江南》显现的正是画家最爱形貌的江南水乡之景,刻画“雨余山色秀”的景致。水墨淋漓,幽淡为宗,清新生动、畅快淋漓且又不失沉厚淳厚。安静清新的江南水乡,绿色掩映下的小桥流水人家,一片迷蒙雨雾、两岸杏花芬芳,水乳融会的江南风景,早已让无数文人书生为之倾倒。而在掩映了好坏灰的色相中,李可染用高超的画艺,能手成春,令人敬仰。烟雨迷濛,闪耀之间,一条长河,纵贯古城。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画面上的江南人家、拱桥、远山等等被蒙蒙春雨包围,苍润淋漓,湿气氤氲,空蒙透彻,给人以万般遐想。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李可染对中国的山川之美,从体验到创作实践,再到反复探索,泯灭了他一生的心血,天然上乘。李可染老师论画以为中国画高条理审美地步“不但画所见,而且画所知、所想”,道破了古代画论“造化”与“心源”的深层关系。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他的山川画从“写景”跃向“造境”,更注意写心源、写大意、写山川精力!极近天然而又超乎天然,这正是此作的迷人之处,也是李家山川的魅力地点。

李可染|杏花 春雨 江南

黄地皮微信公众号:Huangtudi555艺术新青年微信公众号:yishuxinqingnian